当前位置:
首页 > 图文科技 > 人类是黑猩猩与猪杂交后代?别开玩笑了

人类是黑猩猩与猪杂交后代?别开玩笑了

今年七月,尤金·麦卡锡提出了人类是黑猩猩与猪杂交结果的假说。当时这一假说并未引起注意,但现在《每日邮报》对其进行了讨论,因此可能会引发一些关注。

提出者其人

尤金·麦卡锡在佐治亚大学获得数学学士、遗传学硕士和博士学位,最高学位是在2003年获得。根据他在Google+上的介绍,他是遗传学家、进化理论学家、作者,还创办了网站。

他最近5年的工作经历是在他的网站:“我在遗传学系的日子里,对于进化论的标准解释越来越不满意。我研究的化石越多,就越觉得达尔文对进化过程的阐释有根本上的缺陷。同时,在我关于杂交的研究中,我开始产生了对于进化论的另一种思考,我称之为‘稳定理论’。它能够更好地解释现有的数据。”

所以,按他自己的说法,麦卡锡博士认为进化论科学存在某种错误,而他的理论则更优越。

麦卡锡博士确实出过一本鸟类杂交的书,由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这本书应该是他最近一次发表的科学专著。他也曾想出版一本类似的书,是关于哺乳动物和他的动物起源新理论的,但并未成功,原因可能正是他的相关假说……

他的假说是什么?

多种猿类与多种猪类交配,产生了可育后代,并继续这种交配。一部分现存和已灭绝的猿类物种正是由此而产生。特别地说,人类正是这种——引用上面网站文章里的话说——“公猪(Sus scrofa)与母黑猩猩(Pan troglodytes)”之间交配的结果。

为什么说这一假说基本上可以确定是错的?

博客网站Pharyngula的作者PZ Myers论述了多条理由,来说明这种假说不可能正确。在这里我只想陈述最明显的几点:

1、麦卡锡博士用来支持假说的唯一证据是人类和猪类在形态学和行为学上的 “相似”。

形态学证据对于判断进化关系是有用的,但如果对其来源(即形态的个体发生学,研究胚胎/胎儿/新生儿/幼体中的解剖结构)不加调查,则很容易产生误导。袋鼠和人类都用后肢行走,但观察这一现象并无实际意义,除非有证据证明这两个物种是以相同的途径获得了这一特征。

2、麦卡锡博士这一极端的进化假说中,讨论基因组学的部分并不多。

这对于遗传学家来说十分异常。他并未提出任何基因组学证据,来证明人类演化中有猪类的参与。事实上,他在网站上称:没有理由认为现代人类中源自猪类的基因就会与猪的基因相似,因为极少有某种基因只存在于单独一种有机体当中。后半句话倒是对的,但如果人类基因组的一部分源自猪类,人与猪的基因应该会呈现相似性。他并未提出任何证据,原因可能是:目前已发表的所有关于猪类、人类和人以外的猿类的研究,都指出猪类与后两者的亲缘关系很远。

3、猪类和猿类同属于胎盘哺乳动物,但二者并无关联。

它们最近的共同祖先可能存在与白垩纪晚期,距今七千万年前。假说认为猪与黑猩猩的配子生殖细胞能够以某种形式融合,需提出证据证明这样大尺度下的杂交有可能发生。麦卡锡博士并没有这样的证据。他自认为有证据,并由之推论称鸭嘴兽与针鼹(均属于现存最原始的哺乳动物)是鸟类与哺乳动物杂交的结果。然而此二者的共同祖先生活于至少三亿年前。这种主张早在一个世纪前就已被推翻。

这个假说是否值得关注?

这一假说在七月第一次发布于网络,因其荒诞不经,并未得到重视,因此我实在不明白为何《每日邮报》会在其首次出现五个月后今天又对其有所关注。其实我也并非完全无法理解,后文详述。

对这一问题的回答是:No,这一假说并不值得关注。其作者是一位现代版的查尔斯·福特(美国19-20世纪专注于神秘现象等领域的著名作家),擅长于根据少量数据进行演绎,来支持一种似乎并无意义的结论。在科学世界中,假说是应该经过检验的。

四年前,《美国科学院院报》发表了一篇论文,其中提出一种假说认为:由成年昆虫与有爪动物(一种虫类)杂交产生的毛虫后代,最终突变形成了其他形态的昆虫幼体,成为一些昆虫种类的来源。这篇论文为何能够发表在生命/地球科学领域影响力排名第四的期刊上,十分令人费解。

《美国科学院院报》后续刊登的一封评论信件质问该期刊究竟是怎么想的。以下引用自该信件:

“作为最有声望的期刊之一,《美国科学院院报》让这篇论文漏过了它的审核过程,这件事并非没人注意到。该文章在互联网上引爆争议:一些人怒问这样的文章为何能发表于一个科学论坛,另一些人则认为学术争论对所有观点都应允许讨论,就算该观点漏洞百出。但是我们应该问的是:是否一个人可以提出任何一种观点,哪怕其毫无证据支持,还要要求其他人去做实验来验证其科学性?”

麦卡锡博士的假说无视诸多科学证据的反驳,甚至对哺乳动物的杂交能力进行了不实陈述,宣称哺乳动物和鸟类曾经(或者现在仍然?)可以杂交产生可育后代。这样的假说,反而要求其他人去做实验来验证其科学性。

为什么《每日邮报》要宣传这项研究?

《每日邮报》一贯在讨论科学研究方面做得不够理想,甚至就算并无恶意,将这样的研究宣传成好像出自一个真正的科学家的观点(请注意《每日邮报》将麦卡锡博士描述为一位领先的遗传学家,尽管他最近的遗传学工作是2004年发表的),会造成公众对科学家的误解。

《每日邮报》介绍麦卡锡博士为“佐治亚大学的尤金·麦卡锡”(这属于不实陈述,因为据我了解的情况,麦卡锡博士已有数年不在佐治亚大学工作),这会让读者不仅对学术界整体,还特别对佐治亚大学产生误解。

我并不认为这篇报道的作者有意轻视进化、进化论或者科学家们,但我明确地感受到了《每日邮报》对于“有争议的”科学话题的深深的恶意。

将那些荒谬的、闭门造车的、未发表的科学假说,和那些经过学术检验并发表的科学论文给予同样待遇,会令普通读者产生疑惑,认为科学研究都是如此无能。在信息时代,每一个人都有同样的能力将观点发布在网上,如果不能分清“这个是某个狂人发在网上的东西”与“这是由独立的学术权威审核过的、可靠的科学研究”二者之间的区别,就会导致各种伪科学的胡言乱语泛滥成灾,其中一些甚至会要人性命。

人类是黑猩猩与猪杂交后代?别开玩笑了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