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图文科技 > 有了这款产品 情侣异地也能啪啪啪

有了这款产品 情侣异地也能啪啪啪

异地恋通常以分手告终,虽然你不能把缺少性爱作为最大的原因,但至少会是其中之一。也因此许多情趣用品公司一直在尝试实现远程做爱。

来自广州的创业公司他她科技做了一款可远程做爱的产品名为inLove。

其实,与其称之为远程做爱,不如叫它远程自慰。这款产品包括一个飞机杯和一个振动棒,情侣双方(非情侣也行)可以通过App语音远程操控对方的“工具”,在此期间双方还能进行语音通话。

有了这款产品 情侣异地也能啪啪啪

他她的创始人邓志豪从2013年就开始尝试做智能硬件销售和研发,在一年左右的时间里,做了智能台灯、手表、手环、皮肤测试仪、体温计、婴儿尿不湿……

“我们发现这些所谓的智能,大部分都是伪需求,小批量潮流用户图新鲜而已。”他说。inLove在他眼里是一款真正的智能产品。

自从智能手机兴起移动互联网的浪潮后,许多硬件就开始加入App控制的功能,并美其名曰“智能硬件”。

邓志豪认为这些并不是真正的智能产品,据他们的跟踪观察,2014年至今快速模仿上市的APP遥控类(伪智能)情趣用品同业有数十家,目前绝大部分已经销声敛迹,剩下的多数要么转行社区、要么转行情趣产品电商销售、要么回流传统情趣用品生产。

那么inLove又为什么是智能产品呢?邓志豪认为这款产品实现了“实时自然语言交流、自然语言指令控制硬件(技术突破、硬件模具突破)”。据他介绍,这款产品避免了许多其它所谓智能情趣用品的缺点:

-只是简单地把控制端迁移到手机APP,使得原来一个手就能用的玩具,现在还有空出一个手来操作手机APP,非常反人类的设计,用户体验极差。

-至于人与人交流,基本上是APP上面加上一些基础的微信聊天功能。我们想象一下这个“奇异”的场景,一边自嗨,一边用另一个手操作手机,还要留言给对方,或者接听对方的留言,还有更神奇的打字功能。(我们自嗨的时候会这样?)

-如果离开这个场景,祈求用户使用APP来社交,就与情趣用品的定位发生冲突。用户只有性需求的时候才会用这个APP,日常社交有太多的产品可以满足了。
inLove预计在11月1日开售,价格为699元。

远程性爱史

远程性爱并不是一种全新的事物,其存在已经有很长的时间了,在几十年的时间里,人们一直在尝试创造一些工具来实现这项被认为是“刚需”功能。

比如下图展示的这份2002年获批的美国专利文件,其申请在1998年就提出了。这项专利描述的是一种可用于Cybersex(网络性爱)的技术。

有了这款产品 情侣异地也能啪啪啪

下图展示了这项技术具体是如何实现的,整个系统并不复杂,基本结构是情趣用品-电脑-互联网-电脑-情趣用品,同时还有摄像头、连接器等辅助设备,可实现透过互联网来远程控制对方的情趣用户。

有了这款产品 情侣异地也能啪啪啪

今天的远程性爱产品实现和原理和上面这项专利所展示的技术并没有太大不同,只不过一切都更加移动化,同时语音技术也有了长足的进步。

有关远程性爱的专利还有很多,据智能情趣创业者张振宇介绍,最早的远程性爱专利可以追溯到1943年。张振宇的公司推出了一款名为Fondle的女用智能振动棒。

其实今天如果你想和另一半来一点远程小情趣的话也有许多选择,例如一家台湾公司推出的产品LovePalz,同样包括男用端和女用端,通过智能手机远程连接,当两人同时使用时,一方的“工具”会随着另一方的动作而振动。

有了这款产品 情侣异地也能啪啪啪

还有Kissenger,一款远程接吻产品,身处异地的两人各自对着产品接吻(见下图),这款产品会同时把对方动作传导至另一方的产品上模拟出来。

有了这款产品 情侣异地也能啪啪啪

远程性爱能否替代真实性爱呢?当然不能。即便在花样百出的情趣用品界,它也是比较奇怪的存在。不过既然叫情趣用品嘛,最重要的是玩得开心。